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有机肥系列 >

合作社投资350万元建设了高标准专业检测室、农

日期:2019-01-22 01:06

  昌乐县县城东南的五图街道庵上湖村人称“绿色瓜菜村”。2010年,合作社投资350万元建设了高标准专业检测室、农民培训室、新品种研发室等,投资近20万元从韩国引进先进的检测仪器。

  在村头,记者问菜农胡秀恒的妻子:“听人说,自己吃的不打药,往外卖的打药?”她一脸严肃地回答:“俺村种菜是有牌子的,基本不打药,打药也是打一样的,不信去问俺村赵书记。”

  “如果在大棚过量使用农药化肥,身体受害最大的,一定是天天在里面工作8到10小时的人,污染的还是自己的土地。更不要说,砸了自己辛辛苦苦树起来的牌子,最后吃亏的还是咱菜农。”

  赵继斌回答:“国家现在对瓜菜种植基本没有补贴,而要想提高农产品质量,就要尽量使用有机肥和生物农药,但这类农资价格较高,影响大家的使用积极性,希望国家能够出台政策给予引导。”

  提起“庵上湖”,昌乐县不知道的人不多,那里的西瓜香甜、蔬菜味正,人称“绿色瓜菜村”。5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县城东南的五图街道庵上湖村。

  在村头,记者碰到60多岁的胡秀恒和妻子端了个小盆在自家地里揪蒜薹和辣椒,记者凑上前问:“大娘,这是自己吃还是往外卖?”胡秀恒的妻子笑笑说:“揪了自己吃,也往外卖。”记者听了禁不住又问了一句:“听人说,自己吃的不打药,往外卖的打药?”大娘听了立马抬起头,一脸严肃地回答:“俺村种菜是有牌子的,基本不打药,打药也是打一样的,不信去问问俺村赵书记。”

  赵继斌是该村村支书,也是该村华安瓜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在村委东面的瓜菜检测室里,脚蹬一双布鞋、脸膛黝黑的赵继斌,和记者一起查看了刚刚检测的一批西瓜的农残速测结果,“还不错,农残抑制率在6.5%。”50岁的赵继斌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庵上湖村657口人,870亩地,不靠城、不挨矿,没有企业,这个既无资源优势又无地域优势的村子怎样才能发展起来呢?2001年上任后赵继斌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村里土质肥沃,水浇条件好,但传统的种植模式导致农民收入不高,发展优质高效大棚瓜菜生产是条路子。”

  然而,原先分配的土地,条块分割,朝向不合理,多数村民无法在自有土地上建设标准化大棚,农民对建大棚也有疑虑。说一千道一万,不如老百姓自己想干。赵继斌和党员干部商定,先把村里不大好的部分二级地和党员的土地流转出来,带头建大棚种西瓜给村民看。结果第二年37个大棚每个棚收入都突破了2万元。

  2007年,赵继斌等村干部发起,带动15个党员户、6个普通农户通过资金和土地经营权入股,成立了华安瓜菜专业合作社,注册了“庵上湖”商标,并在县城建起了专卖店。一年下来,合作社每个大棚比普通种植户多收入3000多元。效益好,大伙儿积极性上来了,目前,合作社已发展社员230多名,建成高温棚82个、大拱棚300个,加上吸引周边村农户加入,设施瓜菜种植面积已达1100多亩。1/3的瓜菜达到订单种植,近两年全村仅瓜菜年收入就突破600万元,户均3.5万元。

  除了西瓜,种什么作为主打品牌,赵继斌问社员:什么菜好吃又不敢吃?大伙回答:韭菜。赵继斌拍板,咱就种韭菜。

  他们选择好韭菜品种,实行严格彻底的换茬轮作。一经试验,果然奏效。不仅如此,将种韭菜的地旋耕换茬轮作胡萝卜、西红柿后,对于根结线虫还有很好的防治作用,减少农药使用30%,可谓一举两得。庵上湖的韭菜牌子打响了,春节前,每斤20元被抢购一空。

  2010年,合作社投资350万元建设了高标准专业检测室、农民培训室、新品种研发室等,投资近20万元从韩国引进先进的检测仪器。“此后合作社的所有瓜菜每一批都要经过检查,每季度还要进行一次抽查,送往潍坊等地进行检测。我们专门制定了合作社的‘积分制’,不仅用来管菜,还用来管人。”赵继斌说。

  记者看到,合作社规定,瓜菜农药残留抑制率在49%以下的,记6分;10%以下的记12分。农户一年四次速测连续12分的,一年内可免息贷款2万元,并且优先安排合作社各项服务和农业订单,不贷款的可获得2000元奖励;一次不合格的,年底不参与股份分红;连续三次不合格的直接退出合作社股份。定量检测时只要有一次测出使用国家违禁农药的,必须无条件退出合作社,而且所生产的蔬菜就地销毁。此外,大棚分责任区安排一名干部全程包靠,每年随机进行2次定量检测,若检测出违禁药物立即将干部辞退,检测出药残超标一次罚款5000元。

  到目前为止,庵上湖瓜菜安全质量在全国、全省和市县组织的历次检测中,没有出过任何安全方面的问题。尽管没有出口业务,2012年8月,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食品农产品检测中心提取了庵上湖瓜菜的样品进行高标准的专业化检测,一个月后,寄来了瓜菜质量全部合格的质量检测单。

  同样的问题,记者抛给了赵继斌:怎样长久保证农产品的质量安全,防止出现“自己吃的不打药,往外卖的打药”问题?

  赵继斌告诉记者:想一想,假如自己的孩子到了城市里,吃的也是有毒的菜,那咱心里是什么滋味。还有,如果在大棚里过量使用农药化肥,身体受害最大的一定是一天在里面工作8到10小时的人,污染的还是自己的土地。更不要说,砸了自己辛辛苦苦树起来的牌子,最后吃亏的还是农民。

  赵继斌认为,种地种的是良心。抓质量安全,七分要“抓住”农民的良心,三分靠监管和服务。特别是,农民都看着干部,要让农民讲良心,干部先要讲良心。

  目前,合作社的资产已经从之前的100万元达到近2000万元,村两委所有干部都在合作社中任职。有人劝赵继斌组建一个公司,干部持大股,他不肯,并且规定:入股合作社,每个社员每年不能超过10股,终生最多不能超过150股,已经连续3年不允许合作社的干部增加股份。他说,合作社是大家的,每个社员都是老板,产品质量好不好,大家都关心。

  记者问赵继斌还有什么建议,他说,国家现在对瓜菜种植基本没有补贴,而想提高农产品质量,要尽量使用有机肥和生物农药,但这类农资价格较高,影响老百姓的使用积极性,希望国家能够出台政策给予引导。